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赢家注册 > 赤壁市 >

图文:中秋黄州赤壁怀古

发布时间:2019-05-02 20:56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9月5日,静夜。我们在黄州赤壁寻访苏子当年的足迹—930年前,苏东坡就是在这里“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

  但是,我们没有领略到他当年在《赤壁赋》中所描述的“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宁静之美,也没有感受到《念奴娇·赤壁怀古》中“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豪迈与雄壮。

  因为,随着长江航道在黄州段逐渐南移,今天的赤壁早已远离长江故道。登临赤壁最高点栖霞楼,远远望去,长江在数公里外飘逸若现,而脚下的赤壁故址,只余一汪浅绿的水塘。

  其实,我们查到的拍摄于1930年的照片还显示,那时,长江还是沿着赤壁浩荡东去。

  沧海桑田!这不禁令我们感慨:长江航道弃赤壁偏移远遁,然而时间却难以磨灭文化的印痕,“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虽已物是人非,而那豪放的“大江东去”却成为不朽的篇章。任山河改道,文学的恒久竟超越自然的力量,成为一道中国文化的坐标。

  他这样写道: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首流传千古的名篇,是苏轼外放黄州之前四年,在山东密州当太守时写下的。那时,他生平第一次当地方一把手,正意气风发: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相对豪放的《江城子·密州出猎》,何以同时期所作的这首“丙辰中秋”,略带对世事的感叹与伤感?

  就在我们登临赤壁栖霞楼的那个时刻,原湖北日报同事、写下新闻名篇《东方风来满眼春》的陈锡添先生发来一组“千古绝唱:中秋古诗词100首”的微信。

  他的这组微信的“编者按”中写道:古往今来,人们常用“月圆、月缺”来形容“悲欢离合”,客居他乡的游子,更是以月来寄托深情。唐代诗人李白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杜甫的“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宋代苏轼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等诗句,都是千古绝唱。

  陈锡添发送的这中秋古诗词100首,大多带有对人生的感悟或淡淡的忧伤。这其中有9首是苏轼的名篇,两首写于黄州。

  苏东坡的中秋赋诗中,几次提到“兼怀子由”。子由,即他的弟弟苏辙。这与湖北黄州又有怎样的历程?

  苏东坡在发配黄州之前,还不叫苏东坡。苏轼成就了黄州,黄州也成就了苏东坡与苏东坡文化,谪居黄州五年,苏轼始登上他文学舞台的顶峰。

  苏轼在湖州任太守时,因“乌台诗案”,差点被杀。公元1080年2月1日,苏轼作为“团练副史”开始黄州的外放生涯,这也成了他人生的转折。那年,他45岁。

  团练副使是宋代散官官阶之一,授予官员,是一种级别的象征。宋代散官共有十等,常授的主要是团练副使、节度行军司马、节度副使、州别驾四种。一般认为,“团练副使”为从八品,相当于今天的中校团副或武装部副部长。但黄冈东坡研究会会长涂普生并不同意这种“考据”。他认为,苏轼的实际职务要比所谓的“武装部副部长”低得多,朝廷给的工资大约只有4500钱,俸禄微薄,生活窘迫,不足以养家。为了生活,苏轼将每月工资分为30等份悬于房顶之上,每天用叉子取下1份后,就将叉子收起,以防开支超支。关于这一点,苏东坡在给秦少游的信里有过详细的记载。

  据林语堂先生的《苏东坡传》描述,在元丰三年(1080年)正月初一,苏东坡已和长子迈离开京都,启程前往幽居之地黄州。苏东坡是走最近的陆路赶往的,他把家眷留下由弟弟子由照顾,随后再去。贫穷的子由要带着自己的一大家人—七女、三男、两个女婿,再加上哥哥的眷属,前往新任所江西高安就任酒监。酒监的职位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好,只相当于官营的一个酒馆经理而已。

  高安,在九江南部数百里之遥。坐船走了几个月,子由到了九江,把家眷留在那儿等候他,自己带着哥哥的家眷和朝云,还有两个孩子,顺长江上行往黄州去。东坡是二月初一到的黄州,家眷是五月二十九到的。

  据林语堂考证,苏东坡当时确实生活困难。彼时,黄州只是长江边一个穷苦的小镇。在等待家眷之时,苏东坡暂时住在定惠院,这个小寺院坐落在林木茂密的山坡上,离江边还有一段路,他和僧人一同吃饭。在元丰四年(1081年),苏东坡真正务农了。他开始在东坡一片田地里工作,自称“东坡居士”。他过去原想弃官为农,没料到在这种情形之下被迫而成了农夫。

  黄冈史料记载了这段事:苏轼的家人被弟弟子由送到黄州后,定惠院住不下了,就迁居到今黄冈中学老校区附近的临皋亭。到第二年,当地太守看他生活困难,就在城外东坡划了一块故营地给他种。这块地并不适合耕种,又因当年大旱,苏轼饱尝了开荒种地的艰辛。但他仍很乐观,在一个月夜,写下了著名的《东坡诗》:雨洗东坡月色清,市人行尽野人行。莫嫌荦确坡头路,自爱铿然曳杖声。

  北京大学终身教授季羡林在《月是故乡明》中说:每个人都有个故乡,人人的故乡都有个月亮。人人都爱自己故乡的月亮。最后,他写道:月是故乡明,我什么时候能够再看到我故乡的月亮呀!我怅望南天,心飞向故里。

  当年,被贬谪的苏东坡,或许有更多的理由怅望。公元1080年,被贬黄州的第一个中秋日,苏轼在他所居之“东坡”写下了《西江月·黄州中秋》: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苏东坡的思想经常在儒家、道家、佛家之间浮沉挣扎,他有兼济天下的理想,却常常在文字中流露出对人生的无奈感与对时间的荒谬感,有时他又以道家的超然达观思想化解自己的痛苦,有时这种无奈感与荒谬感又如此强烈,让他无法解脱。在中秋这样的喜庆节日,苏轼在《西江月·黄州中秋》中表达的就是这种无法解脱的痛苦。

  世事犹如一场大梦,人生在世能有几个新的秋天到来?在这萧瑟清秋的夜里,秋风吹打着庭院里的树叶,在空旷的长廊里发出凄凉的回响。有人说,诗中“北望”的含义,是苏轼“一日不负朝廷,其怀君之心,末句可见矣”,也有人认为是“兄弟之情见于句意之间矣”。

  事隔两年,苏东坡再次写下《念奴娇·中秋》: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这首词是公元1082年中秋,苏轼在黄州时写的,当时他仍在被贬谪之中。面对广阔的天空和皎洁的月亮,引起了无限的幻想,联想到现实社会的丑恶及自己的不平坎坷,向往那虚无缥缈清静自由的生活。这正是他在苦闷时寻求解脱,自我宽慰的无可奈何的举动,却表现出对自由生活、美好现实的追求。

  林语堂说,苏东坡幸而死里逃生,至少是个惊心动魄的经验,他开始深思人生的意义。

  苏东坡与黄州古城血脉交融。黄冈市委书记刘雪荣在为《东坡黄州五年间》一书所作的序言“人间绝版苏东坡”中说:黄州对苏东坡太重要了。苏东坡在一个地方工作时间最长的是在黄州,有四年四个月;“苏东坡成全了黄州,黄州也成全了苏东坡”。苏东坡在黄州四年多,每天都做些什么?“人间绝版苏东坡”大体概括了四件事:躬耕东坡、放浪山水、修身养性、激情创作。

  关于激情创作,刘雪荣所作的序中这样说:特殊的人生经历和境遇,给了他无穷的创作源泉。苏东坡以挥洒自如的笔力,创造了具有新的生活、新的意境、新的情趣、新的形象的艺术世界,形成了他一生创作的巅峰。他在黄州写了753篇作品。苏东坡最有影响的作品多产生在黄州。《唐宋八大家文章精华》收入苏轼作品26篇,其中写于黄州的就有9篇。

  涂普生研究认为,苏轼真正开创豪放派诗风,是在黄州实现的,而非过去人们认为的《密州出猎》。

  涂普生说,苏轼在密州任太守前,都是当通判当副职副市长,在密州第一次当市长,“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这是一种狂放,而不是豪放,真正的豪放是“大江东去”。加之前后赤壁赋为标志,以及《寒食帖》,使其成为中国文坛里程碑式的人物。

  9月4日,记者到达黄冈当天,黄冈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雷电正邀约东坡文化研究会的老专家们,商议举行东坡诗会和纪念活动。今年是苏东坡离开黄州930周年。

  连续几日,宣传部新闻科负责人周勇带记者走大街穿小巷,寻找苏东坡谪居黄州的遗址定惠院、临皋亭和东坡雪堂,也处处感受到东坡的足迹和影响。东坡路、东坡小学、遗爱亭、东坡纪念馆,甚至房地产项目,无论文化与经济,无不带有东坡的痕迹。

  穿越千年时空,苏子“明月几时有”的婉约与“大江东去”的豪迈,扑面而来。还在2012年3月1日,本报记者陈春保就有过这样的报道:继8亿元打造“遗爱12景”之后,黄冈再引资10亿建设“东坡外滩”。梳理城市文脉,转型升级的新黄州正在复苏这座城市的千年文化意象。去年,宋城遗址考古论证会锁定苏东坡的“黄州岁月”青砖湖社区。“与苏东坡也就是一个湖的距离”“那个‘把酒问青天’的豪客就在隔壁”……黄冈人找到了这样的感觉。保存文化、流传文化,是一个城市的基本使命,也是城市多样性的先决条件。

  时隔两年,记者在黄冈看到,这些目标正一一实现。5平方公里的遗爱湖公园位于闹市的中央,亭台水榭,漫步者其间鸟语花香,黄冈正唤醒着城市文化记忆,兑现着城市文化价值。

  苏轼在贬谪黄州几年后,又召回朝廷,先后担任过中书舍人、吏部尚书、兵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要职。但是,最终再遇挫折。在《自题金山画像》中,他以自嘲的口吻,抒写平生: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苏轼几次外放经受人生苦难,但这也正是他文学创作的高峰时期,更是他人生精神升华到极致对人生意义哲思体会最为深刻的时期。也因此成全了一种伟大的人格,一种进退自如、超然人生的文人士大夫的最高精神境界。

  公元1101年,苏轼在常州去世;在他身后26年,北宋亡。这当然都是后话了……

http://aksesoriskorea.com/chibishi/173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