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赢家注册 > 恩施市 >

85岁老人陈靖国亲手绘出恩施老城地图

发布时间:2019-04-24 17:3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在测绘业发达的今天,绘一幅城市地图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85岁的州盐业公司退休干部陈靖国,凭着自己对家乡的不灭记忆,一笔一画为自己居住的城市绘出了一份特殊的地图———《恩施老城》。

  这份地图的特殊之处在于,当老城区一些古老的建筑已成为历史的烟云时,老人凭着自己脑海中难以磨去的记忆,将古建筑还原于他所绘制的地图上。他说:“我绘这地图,就是要让人们看到恩施是一座古城,她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是一个值得开发的旅游城市。”

  3月8日上午,记者来到老人的住处,在他的工作间,老人慢慢打开记忆的闸门。

  陈靖国老人住在恩施市舞阳坝州盐业公司宿舍。面积不大的老式宿舍楼有些拥挤,一张用木板支起的工作台差不多占了客厅三分之一的空间。工作台上铺着老人正在绘制的恩施古城立体地图,每一处图标,都凝聚着老人的心血。

  老人是土生土长的恩施人,父亲靠地摊维持一家7个儿女的生活,母亲靠弹棉花补贴家用。“85年前,当我在恩施老城鼓楼下的一座木房子里发出第一声啼哭时,我的命运就与这座城市联在一起了。虽然我这一生跑遍了大半个中国,但恩施是我的根,也是我的归宿……所以,我像热爱母亲一样,热爱这片故土。”虽然是85岁的老人,陈靖国忆及旧事,仍很动情。

  鼓楼,是六角亭的前身。抗日战争时期,鼓楼毁灭于日军的飞机轰炸,修复后才更名为六角亭。

  陈靖国儿时的家,就位于鼓楼旁边几米处。日军的一次轰炸后,正在一家照相馆当工人的陈靖国跑回去一看,原本温馨的家已成了一片废墟,他妈妈在被毁的家园旁失声痛哭,他父亲藏于地下的四十快银元被炸得了无踪影。四十块银元,是他父亲一生的积蓄!悲痛中,18岁的陈靖国咬紧牙关,然后毅然报名参军:家园不保,热血男儿当奋勇抗敌啊!

  “这当兵一走,就是好几年,此间我的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但鼓楼始终在我的梦里,妈妈的哭声始终在我的耳边!”陈靖国说。

  也许是对故土的感情太深了,在年迈之际,他选择了用历史地图的形式,将鼓楼、将恩施老城的各处名胜还原。

  陈靖国在北门测绘时,整齐的街道与宽阔的马路让他欣喜。这里偶尔一见的老式建筑,又勾起了他无限回忆,往事一幕幕出现在他的脑海:就是在这条街道上,新政权接受了他的投诚。

  抗日战争结束后,他从军队转业。拿到转业费后,年轻气盛的他与一班朋友,在省城武汉办起了《影剧论坛》杂志,后来因纸张紧缺,不得不停刊。

  杂志停刊了,吃饭成了问题。陈靖国在中华大学(1953年,中华大学与中原大学、武汉大学等高校相关系科合并成立中南财经学院即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其他科系并入武汉大学———记者注)短期进修后,又与他人合办《振宇通讯社》。但是,在一篇反映解放区真相的电讯稿《宣化店之行》被一家派的报纸《大刚报》采用后,陈靖国遭到特务的追杀。无奈之下,他只好在朋友的资助下,避祸于香港。

  在香港呆了一段时间,他又悄悄回到武汉。这次在武汉,他巧遇创办《影剧论坛》时的同事,他此时已任部队的一个营长了。他们相互诉说分别后的遭遇后,那位营长说:“当兵吧,只有穿上‘老虎皮’(指当时军队军装),特务才会放过你。”

  不得已,他再次穿上军装。由于有文化,几年时间他便成了少校参谋。不久,他所在的部队驻防恩施。“不论走多远,关健时候我就会阴差阳错地回到故乡,就是这一次回到故乡,我的命运才发生改变!”老人说。

  1949年11月,驻防恩施的军队向重庆撤退。陈靖国遣散警卫员,自己悄悄留了下来,在宣恩的一座深山中躲藏几天后,他带着和武器向新政权投诚。“接待我的是解放军军政处主任李人林,后来任恩施军分区政委。军政处就设在北门一座粮食仓库内……投诚后,我获得了新生。”老人回忆。

  半年后,陈靖国经过培训,成为农村一名工作队员,被分配到巴东县负责赈灾救荒工作,后被安排到粮盐公司工作,粮盐分家时,他又进入恩施盐业分公司。

  但是,命运有时就是那么残酷。1950年12月26日,陈靖国正以饱满的热情投身到新中国的建设中时,他被公安机关以“历史反革命罪”逮捕,随后被判刑入狱。在监狱和劳改农场度过30年后,1980年底,他才被平反出狱。

  平反后的陈靖国,走出劳改农场的大门时已经58岁。虽然蒙冤期间被计算了工龄,但他有效的工作只剩下2年时间。人生的30年黄金时间都在监狱里度过了,但党的实事求是政策又还了他一个清白。退休后还能做些什么呢?闲下来的老人便萌生了一个念头:为老城整理自己知道的历史,为后人保存一些历史资料。

  “为恩施城绘一幅老城地图这个念头,产生很早了,但线月份。我与州文体局干部程仕政合作的文章《恩施古迹拾零》在报刊发表后,读者打电话说:恩施的文化沉淀太深厚了,可惜现在都成了历史烟云。听了他们的话,我想,何不利用我的余生,将我记忆中的恩施老城面貌变成一份直观的历史地图?”老人说。

  从2006年7月开始,不论天晴下雨,老人只要健康状况许可,就背着画版,穿行在老城区的大街小巷。

  詹公祠,是他在绘图过程中发现的一处古迹。由于年代久远和其他一些原因,恩施城的这一古迹已被人们遗忘。陈靖国老人在踏勘现场时,总是认真地观察、仔细地回忆,尽量不遗漏一处古迹。“詹公祠”虽然由于年代比较久远,加之现场已经没有了多少痕迹,但陈靖国却清楚记得自己少年时代时,经常在这一带玩耍,“詹公祠”三个字清晰地印在他的脑海中。为慎重起见,他翻阅了大量的资料,印证了自己的记忆后,他将“詹公祠”标上了地图。

  为了准确,陈靖国老人对于有争议的地名,都要翻阅大量的资料和走访市民,然后进行推理和论证。城内有一处地名叫“灯笼桥”,有的叫它“灯龙桥”。到底是“笼”还是“龙”,老人颇费了一番心思。通过一个星期的走访后,他得知:“灯笼桥”是百年之前的一座石板桥,由于两边无护栏,经常有行人夜晚从此路过时掉进河里。后来一位姓樊的私塾先生在此处挂上一个灯笼,请更夫每到晚上便将其点燃,以方便过路行人。从此,“灯笼桥”的称谓就慢慢传开了。他说:“为了证实传说的可靠性,我通过努力找到了私塾先生的后代,大量的资料证明,地名应为‘灯笼桥’。有些地名没有史料记载只是民间口口相传,但必须通过论证才能最后定名。”

  老人就是以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让他的古城地图为后人留下一份准确的历史。巴公墓、天子坟、圆通寺、南岳宫……近40处文物古迹,无一处没有出处,每一处又都能经得起考证。

  与陈靖国老人谈话时,他对个人的遭遇看得很淡:“30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一瞬间,而对个人来说,却是一生的精华。虽然我被错抓入狱30年,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我又避免了的冲击,现在仍然享受退休干部待遇……一些功勋卓著的革命同志,不是有很多也蒙冤入狱甚至被吗?”说到这,老人豁达一笑。

  而对恩施老城的保护工作,他却流露出深深的忧虑:“我们现在说恩施是历史古城,但我们究竟有些什么文物资源呢?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回答这个问题:恩施的确是一座古城。恩施不比湘西的凤凰差,但我们的文物古迹没有保护好!现在,我们正在开发恩施的旅游资源,文物古迹是不能再生的人文景观,对恩施古城的保护,任重道远!”

  还在前几年,老人就根据史料,创作了十几万字的长篇小说《土司印》,虽然小说至今没公开发表,但他对自己民族的历史研究,兴趣不减:只要空下来,他总是不忘记搜集资料,加以整理。

  “我的古城地图完成后,将捐赠给部门收藏,供后人研究恩施、了解恩施!”对于自己呕心沥血的作品,老人这样说。

  临别时,老人拉住记者的手:“有几句话想拜托你说一下,恩施的古城已经不多了,我们在改造老城时,再不能以拆毁老城为代价,也尽量不要影响老城的原貌!”

http://aksesoriskorea.com/enshishi/132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