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赢家注册 > 麻城市 >

第二章一组织麻城县第一个乡农民协会--资料中心

发布时间:2019-04-22 07:50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王树声是一个知识分子,更确切地说,是一个农民出身的知识分子。在他身上流淌着农民的热血,体现着农民特有的性格;他骨子里充满着对农民天然的爱和难舍的情。当王树声去世许多年以后,了解而又理解父亲的长子王鲁光,把自己的父亲定位为:农民中的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中的农民。

  1925年初的中共四大会议,第一次做出了关于农动的决议,指出:中国要领导中国革命达到胜利,“必须尽可能地系统地鼓动并组织各地农民逐渐从事经济的和政治的斗争”,并提出反对土豪劣绅、反对预缴钱粮、拒绝陋规及不法征收、取消苛捐杂税等主张,同时认为必须普遍组织农民协会,建立农民自卫军,保护农民利益。这年秋天,董必武来到麻城县宋埠张杰垸,利用各种不同方式,接触群众,宣传群众,号召群众团结起来,向封建势力展开斗争,依靠团结起来的力量,从封建枷锁的桎梏下挣脱出来,做主宰自己命运的革命人。到冬天,中共麻城特支成立以后,其成员更是常常深入农村,宣传党的主张。

  这样,麻城在武汉上学的革命知识青年,连同在麻城的革命同志,首先来到县西北的西张店、乘马岗一带,他们利用当时国共合作的条件,进行革命的宣传与组织发动工作。但由于当时仍“处在直系军阀的高压之下,工作极其困难”,①为了保护农民的革命积极性,不致遭到反动势力的压制和打击,中共麻城县特支决定采取秘密方式,建立和发展农会组织。

  王树声利用教学职业和校长职务的掩护,活动起来更加方便。他把教学之余的主要精力,都放在对贫苦农民的宣传上。在乘马岗初级小学简陋的教室里,他往往白天教孩子们读书,夜晚就教农友们识字,向农友们传播革命思想。他经常同农友们促膝长谈,以心换心,谈生产、谈生活,讲最近的革命形势,因而大家都把他当作自己的知心人,乐于听他说话。

  有一次,他启发着问大家:“我们这些泥巴腿,一年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地没命干活,打下的粮食能堆积成山,摘下的棉花能塞满仓库,可为什么还总是吃不饱穿不暖呢?”有人说是“生辰八字”不好,有人说是祖先没有占到风水宝地,所以只能吃苦受穷。

  王树声摆摆手,说道:我们这些人贫穷,绝不是我们的命运不好,生来命苦,也不是没有选好风水,天生就该倒霉。是什么呢?是我们每天辛勤劳动的果实一半以上都被地主家收租剥削去了,是我们所处的世道是个黑白颠倒、不公平的世道。我们要想不挨饿受冻,有自家的田种,有自己的衣穿,穷人们就必须紧紧团结起来,与地主老财们进行斗争,推翻这个黑暗的世道。孙中山先生在广东领导的国民革命,实行,要打倒军阀贪官,打倒土豪劣绅,实行“二·五”减租,平均土地。我们穷人就要翻身了。

  慢慢地,如春风化雨般,农友们从王树声那里懂得了这样的革命道理:穷人种田,而土豪收租,这是非常不合理的事情。现在我们要把土豪劣绅打倒,自种自吃,再也不受他们的剥削;土豪劣绅能不能打倒,关键看我们自己。我们若是一盘散沙,就没有力量去打倒他们。如果我们组织起来,成立农民协会力量就大了,土豪劣绅一定会被打倒。暑假,在武汉上学的革命青年又回到了麻城家乡,徐其虚等人在王家楼堂屋的大门上张贴标语:

  在北伐军到达武汉之前,尽管湖北军阀当局封闭了省农民协会,压制农动,但是已经觉醒了的广大农民并未被吓倒,农动在极端艰难困苦之中“日有发展”。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仅乘马岗、顺河集两区,就有石槽冲、上楼、王家冲、段家冲、九家楼、万义、安家畈、林店、料棚等地先后建立起秘密的农民协会,并开展了活动,从而为以后农民协会的大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当天,日头还搁在西山岭头,王树声等就来到东岳庙大门口,摆出几张农家方桌,放上纸墨笔砚,笑容满面地站在桌前,迎候前来报名登记的人们。眨眼工夫,附近各垸数百农友陆续来到,大部分是青年人,有石槽冲、项家冲、上垸、付家铺的,也有董家凹、罗家凹、朱家畈、孙家畈和胡家冲的。人们互相打着招呼,递着烟袋,整个会场上笑语不绝,好不热闹。这时,王树声站到一个凳子上,清了清嗓子,激昂地对农友们讲道:我们的穷日子快到头了,穷人要翻身了。正在进行的北伐战争就是要打倒军阀,打倒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实行“二·五”减租,平均土地。列宁领导俄国十月革命成功了,建立了工农兵政权和集体农庄,人人有田种,有地耕,有吃有穿有住。他指着墙壁上的通告,兴奋地告诉大伙儿:农民协会是贫苦农民的组织,是为贫苦农民办事的。它不同于以前的任何一种农民组织,它是在国共合作推动的国民革命运动中,农民群众要当家做主的组织。这个组织的规模可大呢!湖南、广东、江西都已经办起来了,我们隔壁的黄安县也正在办,我们要把贫苦的农友组织起来,同土豪劣绅、贪官污吏作斗争,要打倒这些人,一切权力归农会,把田地夺回来,取消强加在我们头上的各种苛捐杂税。一句话,贫苦农友要闹革命,要翻身……

  第二天,许多垸子的青年妇女,也前来报名。有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衣衫褴褛,挤到前面,怯生生地也要求报名。当得知她是一个受尽了地主欺凌的丫头,至今还没有名字时,王树声长叹一声,说道:“以前,地主老爷们咒骂我们穷人是‘黄泥巴腿子、黑脚杆子,成不了气候,成不了文章’。现在大变了。我们穷人就是要成气候,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并当场给小姑娘取名叫“项成章”。

  这次报名,一直持续了三天,这就是麻城革命史上有名的“庙岗起身”。就这样,在王树声等人的组织下,麻城县历史上第一个乡农民协会,即乘马岗区第二乡农民协会(小组长王树声),就公开成立了。①它的成立,标志着当地农民在党组织的领导、宣传和教育下,开始觉醒,开始团结起来,向束缚他们的罗网冲决。

  “庙岗起身”几天后,农民协会在石槽冲王家祠堂开会,又有不少人报名参加,农会会员很快就扩至100多人。接着,大河铺的农民协会在元乾寺宣布成立,有会员120余人。到12月,大河铺以北的小寨、仓子港、余家河等地(现属河南新县),以南的冷水坳、邱家畈、丁家畈等地,也都相继建立起自己的农民协会。

  当年冬天,由于王树声等人的积极活动,在各乡农民协会建立的基础上,乘马岗区农民协会又在乘马会馆隆重宣告成立,主席胡静山,组织部长王树声(兼第二乡农协小组长)。乘马岗区农民协会,下辖13个乡,这是麻城县历史上建立的第一个区农民协会。同时,王树声的几个弟兄和至亲,像宏忠、宏恕、宏学、宏儒、马友雷、马友超等,也都被选为各基层农会的领导成员。

  为了让穷人们相信农民协会不是“雷声大、雨点小”,王树声和桂步蟾一起商量决定,减租减息首先从自家做起。于是,他们分别走进各自的佃户廖荣生、萧志道的家里,当面向两位老农宣布:从今以后不要再向东家交课,减租减息就从自家开始。他们又动员自个儿的兄弟姐妹,亲自登门,向本家的佃户和债户宣告:从今后再不收租收息,并当场退佃、退押,甚至焚毁地契、借约。此后,徐子清、徐其虚也动员家人,主动将自家的田地和财物等分给贫苦群众。行动是最好的语言。他们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广大群众的普遍信任和拥戴,从而又使他们产生了极强的号召力。穷苦人看到这些地主子弟,参加革命后立场坚定,爱憎分明,当真和自己一条心,都奔走相告,喜笑颜开,赞扬“是真革命”,“是真心为穷人”。

  在王家楼(今属河南省新县)四乡农会召开的群众大会上,王树声望着黑压压的人群,双手叉腰,慷慨激昂:我们为什么要打倒帝国主义、军阀官僚和土豪劣绅呢?因为它们是中国封建政府统治、压迫、剥削穷人的后台支柱和基础,不打倒它们,穷人翻不了身,无法做到耕者有其田,无法做到不交租课。接着,徐其虚讲世界上没有鬼神,要破除封建迷信,烧香烧纸求神拜佛是骗人的,都救不了穷人,世界上也没有什么救世主,穷人只有组织起农会,联合起来,团结起来才能救穷人。最后,胡静山讲妇女要解放,男女平等,婚姻自由,放足剪发等。会上高唱打倒列强的战歌,高呼打倒帝国主义、军阀官僚、土豪劣绅的口号,好不热闹,人们无不欢天喜地,城乡真是大变了。①

  在甘家堂(今属河南省新县)六乡农会成立大会上,面对着从附近村庄赶来的四五百群众,王树声讲道:“农民协会是什么组织呢?是为我们穷人办事的领导的组织。我们穷人一年到头忙,吃不饱,穿不暖。那些土豪劣绅不干活,不种田,偏偏吃好的,穿好的,还要欺负我们种田佬,这世道太不公平了!”他端起粗瓷大碗喝了一口水,用手指着殿堂内的泥菩萨问大家:“过去,我们对这些泥菩萨烧香磕头,求神灵保佑,可我们发财没有呢?没有。天天烧香,天天受穷,这全是骗人的。真正能够救我们出苦海的,不是‘救苦救难’、‘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而是中国!我们穷人要想有田种,有饭吃,有衣穿,过上好日子,只有跟走,组织起农会跟那些吸血鬼干!……”②

  在石河寨山顶的观音庙前,王树声等人向前来参加农会会议的穷苦百姓讲官府和财主老爷们的压迫,讲历代农民起义失败的原因,讲革命政党领导的必要性。他还挥着手臂对大家说:“我们成立了农民协会,还要组建农民义勇队,要举起手中的刀枪,保卫革命的顺利进行。”并鼓励青年人当场报名参加义勇队。③

  叫声农友们,快快要觉醒,为什么世上人吃人,这样不平等。不是命注定,不是我无能,全是统治阶级剥削者,一手来造成。……劳苦大众要出头,只有闹革命。大家团结紧,奋起作斗争,一心跟着,才能得翻身。(《发动歌》)

  不论是骄阳似火的白天,还是淫雨蒙蒙的夜晚,乘马岗区的山山岭岭、村村寨寨,都留下了王树声和战友们急匆匆的身影。他们不辞辛苦地到乡下逐垸逐村地开展革命宣传,还经常利用亲戚朋友、家族关系进行传播。他们宣传北伐,宣传打倒帝国主义、封建主义,打倒军阀、土豪劣绅,同时也讲马列主义、,讲苏联革命成功等。尽管多数农民对帝国主义不大理解,也不知马列主义是什么,但对土豪劣绅和反动军阀是知道的,对他们给农民造成的危害是清楚的;他们对建立一个不剥削人不压迫人的社会并不十分清楚,但觉得打倒了土豪劣绅和反动军阀就能松口气、就能有饭吃,革命有活路、革命有前途。由于农民们最痛恨土豪劣绅和军阀,反抗土豪劣绅和军阀直接关系到大家的切身利益,所以最得人心。

  不仅如此,王树声等人还联合邻县黄安的吴焕先诸同志,在西张店、垸店、顺河集、蟠龙集等地,深入发动群众,积极组织引导,冲破地主土豪的封锁,先后也成立了农民协会,当地的土豪劣绅被捉了起来,地主的权力被打倒。

  1926年夏秋,王树声几次去河南省光山县泼陂河找光山支部领导人黄介人,串联发动建立农民协会,并在黄的带领下到光山西南部殷家棚一带,调查农动,宣传黄安、麻城的农运情况。在这年秋冬,光山殷家棚廖店员熊德成在殷家棚发动群众建立农民协会时,讲道:王树声在麻城乘马岗东岳庙成立农民协会,穷苦农友们说王树声“庙岗起身”。我们殷家棚也有东岳庙,我们农会也在东岳庙办,我们这条冲不是叫庙冲吗?就叫“庙冲起身”吧!

  正是由于王树声和战友们满怀高涨的革命热情,进行积极的革命活动,到1927年的春天,仅就整个乘马地区而言,除磨角楼、骑路铺两个乡的少数地区外,普遍成立了农民协会组织,会员多达40000余人。

  在中共党组织的领导下,农民协会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以强大的生命力吸引着千千万万的穷苦农民。他们纷纷要求参加农会,以至于农协不得不定出一条限令:限定每户只能以户主为代表参加一人。可是,群众的革命热情异常高涨,这一限令难以实行,只好采取自愿加入的原则。一时间,农民协会以及妇女会、红色少年先锋队等其他革命群众组织都得到了很大的发展。

  为了保证农会的纯洁性和革命性,农会规定了入会的条件,一般是“四不要”:不要土豪劣绅;不要恶霸地主;不要地痞流氓;不要和地主豪绅划不清界线的人。农民入会时,只需报名,填写简单的表格,不发会员证,也不交会费,然后再给每个会员发放一根三色带(由红、白、蓝三种颜色的布带组成,宽2寸、长2尺5寸),叫“带”,后来改为纯红色的“赤化带”,执行任务时挂在身上,作为会员标志。

  农民协会的工作任务是组织和团结所有农民和农村中一切反封建的人们,打倒土豪劣绅,领导群众清算积谷公款、减租减息、破除迷信和扫除一切封建恶习,唤醒农民觉悟,争取农民解放。在当时轰轰烈烈的农动中,农民协会实际上成了乡村的民主政权,既对付敌人,又处理农民内部的事务。

  随着大革命高潮的掀起,农村地主豪绅政权被摧垮,几千年来封建政权的根基开始动摇,反动封建礼教被打得落花流水,吸毒、赌博、迷信等社会恶习,也都受到极大的冲击。广大农民从内心里感到:现在是我们黑脚杆子的天下了。

  乘马、顺河地区首先燃起的农动的熊熊烈火,迅速扩展到麻城全县,各地乡、区农民纷纷起来夺取豪绅地主政权,农民协会如雨后春笋般建立起来。到1927年5月,全县13个区及其所属340个乡都成立了农民协会,其会员达12.4万人之众,①一个前所未有的农动的新局面正在呈现。

http://aksesoriskorea.com/machengshi/112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