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赢家注册 > 麻城市 >

视频:很多家谱中提到的祖籍迁徙地湖北麻城孝感乡了解吗?湖广寻

发布时间:2019-04-19 15:3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据考证,四川百分之80祖籍来自湖广,百分之15来自客家人,百分之5属于四川本地土著人。

  1.迁到重庆或四川的一世祖的姓名,这个必须要有。若没有即便是来到麻城也难续接上家谱。

  所谓“湖广填四川,麻城占一半”。翻开重庆人大部分的家族宗谱,麻城孝感乡几乎都是一个难以绕开的祖籍地名。

  这个地名不但大量在宗谱中出现,更是时常出现在川渝两地的墓志铭上,逝去的移民先辈以此时刻提醒重庆人的后代,自己的祖先来自何方,但寻根的过程却异常的艰难。

  昨日,本报刊发的“君从何出来”报道引发网友热议,数位重庆市民表示,一定要到湖北麻城的老家去看一看,续一续族谱。对此,麻城移民专家给出了三点提醒,帮助重庆市民缩小查找族谱的范围和时间。

  本报昨日的报道通过重庆晨网、重庆晨报官方微博和微信立体式广泛传播,引得很多市民热议。家住江北的李先生说,自小就听家里老人们讲,老家在湖北麻城孝感乡。随着老人的去世,寻根的感觉日渐迫切,“看到晨报的报道后,不仅增强了我们对寻祖问根的信心,晨报也提前为我们打探了昔日老家。”

  在微博和微信上,网友也对这一话题感到兴奋,很多人表示,只听老人言,未到故里去,这是一种遗憾。网友“老张的窝”说,他决定今年一定要抽空到湖北孝感去找下先贤们的居住地,续一续家谱。

  “我们是一家人,重庆人来寻根,我们将义无反顾提供帮助。”麻城市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凌礼潮表示,在他的研究中心,已有数百本不同姓氏的族谱,有的族谱多达数十卷,“这几年来,从我们这里续接上族谱的成功率超过了60%。”

  近几十年,不断有来自川渝两地的民众自发前往湖广寻根,麻城初步统计,如今每年有2000人次的来人来函来电,希望当地政府帮助寻根。但由于历史变迁,十有八九失望而归,甚至有些老人抱着族谱来找,也没能找到麻城孝感乡。

  麻城市前政协主席、麻城文史研究会会长凌礼潮说,这主要是因为他们找遍了麻城市,却从未听当地人说有个孝感乡,翻遍地图,同样一无所获。

  麻城位于湖北省东北部,地处长江中游北岸,大别山中段南麓,面积3747平方公里,人口120万。麻城春秋时为楚地,名柏举,秦属南郡,汉为西陵,三国时曹操在此屯兵,五代十国后赵大将麻秋筑城以守,因其姓始称麻城。隋开皇十八年(598年)设县,正式命名为麻城县,属黄州府,唐宋以后历代相袭至今。

  麻城市地方志副主任曾锋说,如今的麻城市辖3个街道16个镇乡,但没有一个名叫孝感乡的地方。

  在麻城200公里外,是孝感市,与麻城同为县级市,“会不会孝感市就是当年的孝感乡?”但孝感市居民告诉寻根者,孝感市的祖辈大部分也是从麻城迁移过来的,这里应该也不是湖广填四川的移民祖籍地。

  就在史学界对“麻城孝感乡”的所在地众说纷纭的时候,在麻城一千公里之外的重庆发生的一件事却意外推动了寻根研究。

  2005年,重庆湖广会馆开馆,里面珍藏的一副楹联引起了时任麻城市政协主席凌礼潮的关注:“会岷沱数千里,波涛自泸水东来,庙貌重看辉日月;历明清六百年,统绪溯麻城西上,宗支繁衍遍川黔。”楹联清楚地表明重庆人的根在麻城。

  面对川渝两地越来越热的寻根潮,身为麻城人的凌礼潮主动向当时的市委市政府领导请缨,要在麻城移民史的研究上做出点成绩。

  2005年5月,凌礼潮发表了论文《麻城孝感乡移民问题考辨》,文中首次从史料中找到孝感乡存在的证据。他通过查阅清康熙九年(1670年)版的《麻城县志》,发现了麻城孝感乡“失踪”的来龙去脉。这部县志的《首卷封域志·乡区》中记载:“初分四乡:曰太平,曰仙居,曰亭川,曰孝感……成化八年以户口消耗……并孝感乡一乡入仙居,为三乡。嘉靖四十二年建置黄安县。复析太平仙居二乡二十里入黄安,(麻城)止七十四里。”

  这一记载称,明代麻城县的四个乡区中,确有孝感乡的建制,在明成化八年(1472年)对区乡作了内部的调整,孝感乡并入仙居乡,到了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新建黄安县时,分调土地,就将麻城的一部分(包括有原孝感乡一小部)划入黄安,也就是今天的红安县。

  虽然“孝感乡”地名已在明成化年间撤并,但其代代居民及中转移民,仍心口相传“孝感乡”之名,所以至今它享誉巴蜀。

  2008年,麻城市政协委员、麻城文史研究中心“孝感乡现象”研究会成员刘明西从当地麻城《邹氏家谱》中找到了一篇明末清初麻城人邹知新的《都碑记》。

  《都碑记》记载,孝感乡并入仙居乡后,明成化二十三年秋,时任麻城县令陈兴在孝感乡都旧址立碑,即都碑,也就是陈侯碑。

  《都碑记》明确记载,“去城东南七里有乡碑、石磨当路,云是古之孝感乡都。”也就是说,“孝感乡都”位置在“城东南七里”,即现在的鼓楼街道办事处沈家庄村。

  这也是首次发现有明确的历史记载表明当年的孝感乡都所在位置。作为一个研究孝感乡历史的农民专家,刘明西的发现为史学界关于孝感乡的历史真实性之争划上了一个句号。

  刘明西说,自从确定沈家庄就是300多年前的孝感乡都驻地后,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一拨寻根的人找上门来,希望得到刘明西的帮助。如今他已成为一名帮助寻根的志愿者,自建麻城市孝感乡移民后裔寻根问祖联络处,利用手中的上百套家谱帮助寻根者核对谱系。

  在明朝中期就撤销的孝感乡,为何在一百多年后明末清初,被百万移民挂在嘴边?

  凌礼潮研究发现,之所以在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的两次大移民中,麻城孝感乡都成为移民口中的圣地,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在湖广填四川之前,就先发生了江西填湖广,而麻城正好就是一个移民中转站,由政府发给路条和盘缠,从水陆两路向四川进发。麻城孝感乡作为移民出发地,也就成了先辈移民们永久的记忆。这也使得在麻城孝感乡这个当时不大的一个乡,可以源源不断地向外输出移民,也使得麻城孝感乡作为每个家族的记忆保存了下来。

  目前,这一观点基本得到了史学界的认同,史学界专家同时表示,移民同样存在冒籍现象,由于前期的麻城孝感移民在川渝两地落地生根后,发展良好,不排除后期的一些移民为了更好更快融入当地社会,取得当地社会的认同,从而产生冒充祖籍麻城孝感乡的现象出现。

  凌礼潮介绍,目前,关于麻城孝感乡移民的历史和文化研究依然存在不少细节疑问,但目前,麻城孝感乡的历史存废问题已经完全清晰,其存在已经无可辩驳。 记者 范永松 郎清湘

  除了大量重庆人来麻城寻根外,更有不少重庆企业家来到麻城投资兴业,为祖籍地做贡献。

  昨日下午,重庆晨报记者看到,在鼓楼办事处沈家庄村委会附近,由祖籍麻城的重庆民生能源集团老总薛方全捐资修建的“孝感乡都”牌匾已经高高竖立在公路上方,牌坊高近十米,全由从山东远道运来的花岗石建成,耗时3个月,耗资160万元。

  薛方全介绍,当初自己到麻城寻根后,一直希望在麻城投资数亿建设一个能源项目,但因为铁路专用线一直未获批准,投资项目未实施。

  为了给麻城人民留下一点东西,薛方全意外地从当地政府获悉新发现孝感乡都遗址,于是在2008年,主动提出在孝感乡都遗址修建这个古牌坊,而在未来,他计划在当地继续投资修建一个大型物流项目。

  作为历史上八大移民圣地之一的“湖北麻城孝感乡”,一直以来便是川渝民众心目中的故乡所在地。流传了近五百年的“问我祖先在何方,湖广麻城孝感乡”的民谣,更是反映了移民后裔内心深处浓浓的故乡情结和对祖先居住地的深深追忆。这种追忆从本质上是移民后裔对于家族迁徙历史、祖先功德的一种历史记忆。而族谱作为民间记忆的主要载体,它不仅记述家族渊源、历史变迁、祖先事迹还承担着弘扬祖德,约束子孙行为的功能,从而达到“各亲其亲、各子其子、以睦兄弟、以和夫妇”的目的。正是基于族谱对于家族历史变迁记忆的记述,从而保存了大量有关家族迁徙历史的信息。谭其骧先生指出:“移民史使用族谱在乎其族姓之何时自何地转徙而来,时与地既不能损其族之令望,亦不能增其家之荣誉,故谱牒不可靠,然惟此种材料则为可靠。”移民后裔在追忆祖先迁徙时间、迁徙原因、迁徙地点等问题上所留下的信息,是可以而且应该作为历史研究的依据的。近年来,四川学者在移民史、方言习俗等方面运用大量族谱进行研究取得了可喜成果。笔者在前辈学者研究运用族谱的基础土,通过相关的488部民间族谱,围绕“麻城孝感乡”现象,就湖广麻城尤其是孝感乡的移民后裔是怎样传承家族历史记忆的进行初步的探讨,以求教于方家。

  在中国移民史上,元代以来尤其是元末明初、明末清初的“江西填湖广”、“湖广填四川”移民潮,开启了自东向西的迁徙流向。虽然“湖广填四川”作为一句歌谣在民间传唱,少见于正史记载,并未引起当时学者过多的关注,但是大量迁川移民后裔却对于此歌谣一致认同,并通过移民族谱对家族的迁徙时间、祖籍地作了详尽的记载。

  由于以“湖广填四川”为背景的湖广籍移民迁川活动从13世纪持续至18世纪,时间长达近500年,以至民间族谱在追忆祖先的历史上,往往存在着时代交混的问题。笔者通过对488部麻城孝感乡移民后裔撰写的族谱所呈现出来的历史信息进行初步整理,发现民间族谱在涉及祖先迁入四川的时间记忆上,有八种表述,故可以细分为八个时段:(1)元代:元代及以前迁川家族。(2)元末明初:元末、明初时迁川的家族。(3)明夏时期:明夏政权时入川或洪武元年(1368年)至四年(1371年)入川家族。(4)洪武时期:明洪武五年(1372年)至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迁川的家族。(5)明代洪武三十一年以后迁川的及载明明代迁川的家族。(6)明末清初:明末、清初、顺治时期迁川的家族。(7)清康熙时期:载明康熙时期迁川的家族。(8)清代雍正、乾隆等时期迁川的家族。

  1、“湖广填四川”移动是历元至清不间断的持续近五百年的波澜壮阔的移民事件。

  (1)元末明初:(包括元代、元末明初、明夏、明洪武时期)此时期始自元代,最早在元代中期,已有麻城孝感乡籍移民迁川活动。例如:王氏,原籍山西太原初迁麻城,元大德年间(1298—1307年)避兵乱迁川之宣汉双河。又如:赵民忠,原籍湖广麻城孝感乡,元仁宗延祜七年(1320年)迁川之简阳大桠口枷檐湾。当然,此时迁川的人数是零星的,从统计来看也只有7例,占总数的1.43%。

  麻城孝感乡移民迁川在经过元末战乱、明夏招抚移民至明洪武组织移民三个时期而达到高峰。此时大量家谱记载了这三个时段的情形。

  明夏:如李祖一,原籍湖广麻城孝感青山。因明夏招抚,兄弟七人迁川之仁寿又如:何德明,江西庐陵迁湖广麻城,为明玉珍将,子舜卿归附明朝,落业涪州。

  洪武时期:如杨汉杰,麻城孝感人,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与旺杰、玉杰兄弟奉旨迁川之蒲江高桥乡。又如:姜明继,湖广麻城人,洪武十四年(1381年)从军征云南平凉山夷后守大渡河落业黎州。此一时期的移动以湖广人为主体,占到整个移民时期的50.82%。

  (2)明代和平移民时期:在移民的高潮期过后,移民活动并没有就此终止。在经过明代二百余年的和平发展移民迁川依然保持了它的连续性;而此时期的移民还是以湖广人居主,但是在移民的方式上呈现出多元化。明代麻城孝感乡籍移民家族112例占总数的22.95%。如曾氏,湖广麻城人,明永乐十三年(1415年)迁四川井研县东。又如李乔,原籍湖广麻城,明代宦游入川,落业四川庆符县。李富阳,原籍湖北麻城孝感乡,明代迁四川资阳丰裕、资州西二里。可见明代进入相对和平发展时期,这一移动仍未停止。只是与之前的元末明初的移动和之后的明末清初移动相比无论在规模、数量、影响上都比较逊色。但是我们并不能因为它的逊色而忽略了它的存在,跳过对明代的这一和平时期的移动的考察,是无法从整体上来把握“湖广填四川”移动的。

  (3)明末清初及清代的移动:是元末明初与明代和平时期移动的继续,包括明末清初、康熙时期、清代三个时段。在这一时期移动的发展趋势是:从原来的因明末战争避乱入川,发展到后来清廷平定四川开始大规模的招抚人民迁川,从而出现十余省份移民齐聚四川的移民高潮。据曹树基先生研究认为:“在乾隆四十一年(1776)四川人口增加达到顶点,以后人口开始渐次下降。大规模的人口迁徙基本停止。”四川自此结束了近五百年的移民大潮(1298-1776年),形成出五方杂处的移民社会。笔者认为,在湖广填四川移民的时段划分上,不应该忽视明代和平时期的移动,不可以一次说、两次说或朝代说来划分这次移动,而应该把自元以来的“湖广填四川”移动看做是一个考察的整体。

  2、在“湖广填四川”移动中,麻城孝感乡籍移民数量呈现出由高潮到低潮递减的规律。

  这一历经近五百年的大移动中,麻城孝感乡籍的移民扮演了重要角色,贯穿于移动的始末。在元末明初麻城孝感乡移民是移动的主力,无论因元末红巾军之乱迁川,还是跟随明玉珍部队上川,还是洪武时期组织的复迁黄、麻人来实兹土。上述三个时期湖广移民迁川家族的比例占一半以上。可以肯定地说,此一时期是麻城孝感乡移民迁川的高峰期。正是由于麻城孝感乡移民不断涌入四川,这才导致孝感乡在明成化八年(1472年)因户口消耗而撤销。

  但是这并没有影响麻城移民的迁川,整个明代麻城移民仍然源源不断地迁向四川。此一时期的移民数量占到总数的22.95%。其后,在明末清初的移动中,由于政府的号召,移民省份从原来较为单一的湖广省,逐渐扩展到湖广、广东、福建、浙江、江西等十余个省份。而麻城移民只占到22.74%。宣统《成都通览》对当时成都的人口构成所作的统计称,“现今之成都人,原籍皆外省人”,湖广占25%、河南和山东5%、陕西10%、云南贵州15%、江西15%、安微5%、江苏浙江10%、广东和广西10% 等。可见在这次移民中,省份来源广,湖广移民人口在构成上没有占到优势。加之,此时的湖广包括湖南,如果除去湖南一半人口,则整个湖北省移民只占四川人口的12.5%,显然也就结束了以麻城为主体的湖广人在移民人口中的优势。虽说众多的移民后裔自称祖籍麻城孝感乡,其中确实有一部分祖籍为麻城或麻城孝感乡;但是更多的是一种冒籍心理在作怪。因此,从一个纵向的时段可以看出,麻城孝感乡移民在这一历史时期移民数量并非一成不变的。如果割裂了“湖广填四川”移动的连续性,就不可能完整地呈现出移动的起伏动态。

  中国人受儒家文化熏陶,向来有“安土重迁”的思想和“父母在、不远游”的文化心理。如果没有特殊的事件发生,中国人是不会丢下故乡、祖先坟墓而另迁他乡的。在历时数百年的移动中,关于祖先为什么离开故乡而千里迁川,在家谱上一般都有明确的记载。在笔者所见的488例家谱中,明确记载祖先移民原因、动机的家族共126例。

  此原因占入川家族的将近一半。集中发生在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战争这一特定的时代背景之下。其入川情形又可以分为两种:

  (1)地主、贫民因战争、天灾等而逃难、避兵、避乱入川。例如:罗田祥,湖广麻城人,元末避难入川迁四川营山鸡山之阴。王子宗公系湖广黄州府麻城县孝感乡梧桐村黄桷树坎人氏,“麻城第一家”因避陈友谅乱,明洪武元年(1368年)与其子觉高、觉兴、觉奚,挽舟逆水而上入蜀。落业于嘉定、仁寿、资中、资阳。张氏,湖广黄州府麻城孝感乡,元末因避红巾军之乱,迁四川成都府内江县西乡黄河镇两河口。石氏,原籍湖北麻城,明末避难入川落业宣汉天生。程氏,原籍麻城,明末避难入川落业宣汉天生。

  因投奔红巾军,对抗朱元璋,而在明初避难入川。如:宋张文,湖广麻城人,明初恐受牵连灭族,三兄弟改为宋、毛、张三姓避难四川峨边。樊继川,江西迁麻城,曾助陈友谅拒明,太祖定鼎,惧逮率子孙迁蜀之江津永川。吴氏,湖广麻城孝感乡明洪武年间附逆惧逮避难迁川涪陵龙潭。

  (2)和平时期逃罪入川。如王学仲,麻城孝感人,明万历八年(1580年)避难入川到遵义府后迁夔州合州。

  (1)文官任职而迁川。如:新繁大陌林杨氏之先,家湖广麻城孝感乡,元季有名世杰者,由礼部尚书迁蜀总管,因家于射洪,其后始居于新繁。

  (2)军职镇川守土迁川。如:王移,太原迁麻城,明末授宁远将军入川镇守临邛,子孙世系。

  又如:张近岑,湖广麻城人,洪武间从军征云南有功,授千忠留守黎州,遂家焉。

  (1)明夏政权招抚入川。如:元末李祖一世居麻城孝感青山,陈逆之乱,乡人明玉珍据成都,招抚乡里,李祖一兄弟七人(洪武年间)迁蜀,因于祖一公载籍仁寿。

  黄氏,原籍山东,元代迁江南,五代后迁麻城孝感乡,明洪武元年(1368年)奉命迁川。

  (2)明洪武组织移民入川。如:杨汉杰,麻城孝感人,明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与兄弟旺杰、玉杰迁蒲江高桥乡。

  简阳汪氏远祖,原籍麻城县孝感乡蒿枝坝大松树,至明洪武四年(1371年),同胞兄弟四人奉旨迁川。

  (3)清代组织移民迁川。如:马氏,湖广麻城人,清乾隆年间奉命垦荒至四川忠县石宝寨沙地坝。

  多为跟随起义部队入川或跟随政府军队平蜀入川。其中,又可分为以下几种情形:

  (1)跟随明玉珍军队入川。如:何德明,江西庐陵迁湖广麻城,为明玉珍将,随玉珍军入川,后子舜卿归附明朝落业涪州。

  (2)明洪武平蜀入川。如:李文富,湖广麻城人,洪武四年以御林军征夏明异后驻黎州,军屯子孙家焉。

  刘启,麻城孝感人,明山海关总兵,洪武四年(1371年)入川居简州老龙场。

  (3)明代和平时期从军入川。如:潘荣富,湖广麻城县孝感乡高阶堰,明弘治三年从军入川,迁四川绥定府达县,十三世孙潘元栋迁渠县清河坝。

  (4)明末随张献忠军队入川。如:武氏,湖北麻城人,明末从军入川,居四川宣汉东林。

  如:顾金徐,湖广麻城人,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贸易入川,落业于黎州尚礼乡,苟家营。

  刘廷奇,原籍湖广麻城县,康熙三十九年(1700年)先命家人刘俊巨,到四川中江“相土”“定宅”,然后偕妻“沿途贸易”,到中江定居。

  第一,历时近五百年的“湖广填四川”大移动,是诸多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在众多的原因中由于战争导致的避难、避乱、避兵这种非正常的人口迁徙,是移民大量迁入四川的主要原因,所占的比例近50%。

  第二,移民迁川集中发生在元末明初和明末清初两个时期,迁川人员的身份存在有明显的区别。在元末明初,由于红巾军起义爆发于两湖、江淮地区,严厉打击当地的地主士绅。因此在避难、避兵的迁川移民中,尤以官员及地主等为多,无论是避难入川的“麻城第一家”王子宗,还是文官杨世杰,或是军官李文富、刘启等。这批移民具有相当的经济实力和丰富的文化知识,在战后恢复和发展四川经济、文化事业中充当了传播者的重要角色。正因为如此,所以,在明代,麻城孝感乡籍的移民后裔不仅人才辈出,而且获得了极高的名望,明代新都杨升庵家族就是其中出色的代表。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明末清初的移民主体则是农民为主。其中有一部分是随张献忠部队入川士兵,在张献忠失败后,士卒大多在四川归农落业。另一部分移民的主力则是在战争结束后,以湖广、广东、江西等省份的百姓居多。他们因原乡遭遇天灾、人口增多、土地狭窄而迁川。所以,在此次迁川的人员构成中,不仅省份多、人口构成复杂而且经济实力和知识层次都普遍较低。在这种背景下,此阶段迁川的麻城籍移民,无论在移民数量和经济实力上都不如前者。但是由于历史原因形成麻城移民在四川的社会地位,加之战后很多逃亡在外的麻城籍四川人的返乡,新老麻城移民结合,使得麻城籍移民重新在四川站稳了脚跟,因此,在整个清代,麻城籍移民依然在四川社会中享有较高的知名度。

  第三,战争是造成移民最为直接的原因。尤其在战争时期,此时的移民除了避难、避兵入川的地主、平民外,还有许多人是随部队迁川。尤其是在明夏政权、明洪武平川及张献忠入川等大规模的战争时期,一大批军队从省外进入四川,在战争结束后,一部分士兵归农落业,或是因戍守而落籍四川,由此成为迁川移民的先行者。而当战争结束之后,统治者为医治战争创伤,便出台了迁民实川的政策,于是,民间族谱上便出现了所谓奉旨、奉诏、奉命入川的记载。这种移民虽然是在和平时期进行的,是正常的移民输出,但在大移动中不仅数量上占很大比例,而且是恢复战后经济的主力。在战争的背景下迁居四川的移民们,彼此之间也许有先来后到之别,但是在恢复四川经济方面都做出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地名是人们在社会生活中给地理实体、行政区域或居民点所起的名称,往往有很强的延续性和稳定性。

  许多地名实体因为历史上发生的事件而得名,即使社会遭遇重大历史变故,地理实体消失了,但地名却仍会延续下去。“湖广填四川”大移动持续时间之长、波及范围之广,影响深远,也反映在移民地名上。

  麻城孝感乡因户口消耗于明成化八年(1742年)被撤销,但它却让川渝数千万民众魂牵梦绕,记忆难以泯灭。由于孝感乡是迁川移民生于斯、长于斯的故乡,即使到了四川定居,心中的那份眷恋与不舍之情依然十分强烈。因此,当定居新地建祠修谱时,沉淀在心底的浓浓乡愁便会喷涌而出,于是在家谱上,往往郑重地写上原籍或祖籍湖广麻城孝感乡,甚至细微到村名,乃至村边的一棵树、一道湾、一丘土、一个小地名都丝毫不遗漏。笔者搜集到的家谱,载有孝感乡小地名的,共有37例。

http://aksesoriskorea.com/machengshi/77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