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大赢家注册 > 天门市 >

网友评2008年中国被妖魔化省份排行榜

发布时间:2019-05-01 04:29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近日,搜狐网友中间流传一份由编剧鬼蓝制作的“2008中国被妖魔化省份排行榜”,“妖魔化”问题再次在搜狐博客文化传媒群引起强烈争议。中国作家富豪榜制作人吴怀尧、学者周兴旺、专栏作家胡丽娘、传媒人姚小远等人都纷纷参与讨论,“2008中国被妖魔化省份排行榜”一夜之间成为最受争议事件,引发了一场“网络口水战”。

  在“2008中国被妖魔化省份排行榜”中,记者看到,河南因为一向被“妖魔化”和“歧视”,排行第一。而湖北省则因为“红安灭门惨案”和“天门城管打死人事件” ,位居第二。接下去依次是陕西,山西,江苏,东北三省,广东,湖南和新疆。浙江位居第十。作者称浙江是“最不容易被妖魔化”的省份,河南人“骗人骗的傻”,而浙江人“骗人了,那人还帮着数钱”,所以容易以“暴发户”的形态自居。

  本月23日上午,中国作家富豪榜制作人吴怀尧在搜狐贴出博客文章《中国哪个省份最有可能被妖魔化?》,成为此次讨论的导火线。“聊天时说起河南人,很多人会竖中指表示鄙意,似乎河南人是脏乱差和不靠谱的同义词,同时还傻敖式的鸡贼。”在分析河南人被妖魔化的原因后,吴怀尧在文中列举了近年来发生在自己家乡湖北各地但广为国人所知的负面新闻,同时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和不安,“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湖北人形象倘若继续下跌,离彻底崩盘恐怕为期不远。”该文引起了众多网友关注,不到十小时点击率超过6万,而留言则高达1300多条。

  一位网友的留言颇具代表性:“哪个省没有一些负面的事情发生?仅凭这些曝光的几件事,就能说明湖北所有人素质都低下吗?那我倒是准备把其他省发生的负面事收集一下,那样的话,咱们中国就没救了!作者的心情可以理解,我也希望湖北越来越好!免得被别人看不起。”

  网友千里鹤则表示:“湖北的兄弟姐妹们,好好奋斗!不要让人看扁了,我们坚信做湖北人好,做湖北人妙,要做就做堂堂正正的湖北人——湖北人民当自强!”

  周兴旺:毫无疑问,河南人是被公认的被严重误解和妖魔化的地域人群,河南人由此受害也最深,“河南人”的称谓在某些写字楼里几乎像毒蛇的毒液一样缠绕着河南籍的员工。河南人民勤劳、勇敢,几乎是中华民族优点的化身,但即便河南人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为自己辩护,但收效甚微,由此也可见流言可以杀人。有人曾经认为,只要河南经济搞上去了,河南人就能摆脱被曲解的命运。此乃书生之见了!君不见上海人已经富甲全国,还是恶评如潮?河南人被误解的程度深、时间长、受害者最多,且越辩越糊涂。

  吴怀尧:2006年11月7日,湖北武汉市。在561公共汽车上,两名男乘客因与司机就1元车钱产生分歧,遂暴打公交司机,并打伤阻拦的一名车队调度员,还将公交车玻璃砸碎。这一幕均被车上的车载摄像机拍摄下来,根据摄像机的记录,当时车上还有另外28名乘客,但均未理会此事,而是在事发后纷纷下车离开。事后,这段视频被网友发到网站上,并标明“请家长不要让孩子观看”,仅一天时间,该段视频浏览次数超过15万次。乘客的冷漠,司机的无助,暴徒的彪悍,归根结底是什么?毫无疑问,是湖北人形象的下跌。

  2007年12月27日,湖北红安县。其辖内上新集镇一家石灰窑厂内发生灭门惨案,石灰厂老板汪世书夫妇及其妹妹一家三口和三名打工者惨遭杀害,遇害者包括1名9岁男孩。这是1949年以来湖北省刑事犯罪致人死亡人数最多的一起命案。警方悬赏5万元缉拿凶犯。这一新闻事件在网上疯狂流传,很多朋友见我就问:听说你们那儿的杀手连小孩都不放过?红安,素来以死人闻名。在中国工农红军的队列中,曾经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红安人,每四名英烈中,就有一个属红安籍。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想不到今天,红安再此进入公众视线,还是因为打打杀杀,这真叫人心痛和无语。受害人的悲惨,破案的缓慢,凶手的野蛮,归根结底是什么?毫无疑问,是湖北人形象的下跌。

  2008年1月7日,湖北天门市。某建筑公司总经理魏文华路遇城管推搡村民,感叹了一句“城管又在打人了”,路见不平拿出手机“一阵拍”,结果引来四五十名城管围殴,魏交出手机,举起双手,但殴打并未结束,四五分钟就被活活打死。人们愤怒了,天门市上万群众上街,声援魏文华家属;网络上群情激奋,跟帖如云,又有人开始呼吁取消城管。城管的跋扈,监管的漏洞,死者的不瞑目,归根结底是什么?毫无疑问,是湖北人形象的下跌。

  评点:吴怀尧的三个毫无疑问,引来上千网民的热议,其中不乏漫骂。在网络暴力泛滥的今天,仿佛是“以偏盖全”的新闻案例持续发生,也是该给湖北敲响警钟的时候了。

  胡丽娘:纸老虎很丑陋,纸老虎所彰显的造假文化,却并非独镇坪所有,独陕西所有,独林业局所有。因为纸老虎而将镇坪或者陕西,甚至林业局打入假冒伪劣,无可厚非,但是将镇坪人,陕西人,甚至林业局的工作人员也打入造假行列,倒还真是不公平。纸老虎所代表的造假文化,并非地方特产,更非部门特产。

  姚小远:说陕西人的被妖魔化在劫难逃是因为陕西人的朴素、老实,看看现在电影、电视上那些取笑对象或者脑子有些不清晰的大都说的是陕西话就明白我所言不虚。如果这些人说河南话,河南人会抗议,说新疆话,新疆人会很生气,而陕西人,即使成为整个中国的笑料,也不会火冒三丈,反而会很厚道地笑笑、挠挠头皮,因为陕西人是真正的实干家,他们不会为了这些无聊的事情费口舌,他们一直铭记的是这样一个朴素真理:出水才看两腿泥呢。而这样光做不说的个性,在这样年代注定的宿命,除了被妖魔化,还有什么别的出路呢?

  评点:有没有觉得姚小远的“妖魔化”语气里,隐隐透着欣慰?欣慰的是陕西人的厚道和实干精神。潜台词是:我不在乎,你们尽管妖吧,我是出淤泥而不染!

  胡丽娘:山西的黑砖窑让山西这个地方给人恐怖的感觉,去山西旅游几乎成为去山西冒险,冷不丁就很可能被绑到黑砖窑做黑奴。鉴于曝光的山西黑奴,多来自于河南,于是河南也顺理成章地成了不宜前往的地区,所幸河南一贯名声不好,更何况黑砖窑事件中的河南,对山西的报道不遗余力,倒显得河南在黑砖窑事件不是那么黑。

  周兴旺:山西与煤结下了太深的梁子。人们不会知道,山西除了地下有煤,地上还有最多的文物古迹,据统计,隋唐之前的地上文物,山西占全国的70%以上。山西过去也被称为天府,以和平富足安宁冠于全国,那里人何尝遭受过什么矿难的袭扰?山西的老板水平全国第一,那叫晋商,与如今的煤老板不是一个概念。以被漠视、被轻视的严重程度,加上他人对山西人的冷遇,让山西成了众矢之的。

  1月18日有媒体报道,一名扬州小伙路遇73岁老太摔跤热心上前搀扶,随后在同伴“赶紧松手,若老太说是你撞倒的,你麻烦就大了”的“提醒”下“猛地”松手,结果老太再次摔倒,伤情加重——不过第二天出了新的新闻说,这是个假新闻。

  无论是真新闻还是假新闻真报道,“不敢做好事”或者“关注别人不做好事的新闻”,南京“摔倒老太”事件都成典型。

  网民在“扬州小伙怕担责扶起倒地老太又松手”跟贴中说,摔倒老太让我们有了恐惧症。又是江苏人干的事!去年九月份的彭宇案罗生门给了善良的人们重重一击。

  胡丽娘:说起黑,少不得黑社会,东北人和黑社会,又好像很有渊源——当然,是中国式的黑社会,港台海外黑社会,已经算不得黑了。

  在深圳打工的东北男人很多,站街的东北女人也不少,好像全东北的人都入关了似的,于是就让人产生一种错觉,东北很穷。

  不可否认,现在东北确实穷了。任何一个地方,被破坏性地掠夺半个世纪,想不穷都难,甚至东北某些地方,至今使用的还是日本人修筑的铁路。东北穷了,倒霉的是东北人。当年二话不说地支援内地,现在无可奈何地到内地给人打工。

  说东北人都是黑社会,这话显得忒没水平,确切点儿说,是东北人被东三省整惨了。

  胡丽娘:广东的吃很著名。但是我在深圳,却看到猫网的自愿者在餐馆门口抵制吃猫肉。广东人在乎进补,而进补多是用中草药。如今的野味,价格那么高,不是多数广东人吃得起的。在广东胡吃海喝的,并非都是广东人。

  评点:河南在这场提名中低调出现。因为一说到妖魔化省份,几乎所有人都会想到河南。但是,胡丽娘所提到的被妖魔化的省份,是不合情理的:陕西人做的事情,也许其它省份的人也能做,只是它发生在陕西。一个省份的人往往带上省份的烙印,是不公平的。但事实上,地域特征在一个人身上又表现的很明显,而地域特征本身,又是跟资源和历史密切相关。

  唐浩明在湖南教育台《湖湘讲堂》评点曾国藩,被指“丑化”太平天国,“湖南人就是喜欢拉帮结派、感情用事,看待任何问题都不客观”,对于唐浩明“丑化”太平天国的行为,网友大怒,“一定会要讨个说法”。

  周兴旺:在长沙某作家大院里,两位作家发生了肢体冲突。这本来也是件无关宏旨的小事儿,顶多说明某些作家脾气火爆了点儿,却被人因此渲染成为“湖南文坛一片黑暗,文人撕扯不断”。即使是两位作家大打出手,也不能说明湖南的文坛就暗无天日。众所周知,这些年文学湘军高潮迭起,好容易出了点岔,有人就乐不可支,巴不得湖南作家大院火烧连营才好呢。

  湖南人中出了个易中天教授,年届六旬才出来晒一晒学问,人家本来不属于“江湖中人”,也没必要争职称、争级别了。易中天先生在百家讲坛出了名,其实也没招谁惹谁,却偏偏有那么多人去泼他的脏水,非要把他打倒在地,踩上一只脚不可。其中当然不仅仅是针对易先生一个人来的,至少是看不惯易先生“直言不讳”的直肠子湖南人性格,才不惜动些阴沟里的手段。对于湖南出的人才,有人就是看不舒服。

  湖南的邵阳和衡阳,这些年经济发展不算快,但这也没挡着谁的道呀,去偏偏有人编出“邵阳的黑社会砍脚筋、剁手指,惨无人道”、“火车过衡阳不敢开窗户,暗无天日”等等骇人听闻的谣言。我在邵阳、衡阳生活了很多年,刑事犯罪虽然也见过不少,但那里至少也不像谣言说的那样,仿佛已经变了天似的。总的来说,邵阳、衡阳民风纯朴,人民安居乐业,即使有些不安定因素,也是人所共通的,不值得把其说成是恐怖社会的另一个版本嘛。

  胡丽娘:比东北人更冤屈的,是新疆人。内地的新疆小偷搞得新疆人名誉大受损害,恐怖的东突,臭名昭著的伊斯兰极端主义,又搞得新疆人信奉的宗教也成了邪恶的代名词。

  没人天生乐意做小偷吧,还背井离乡地去做小偷?新疆人和汉族人的区别还是很大的,从外貌上都能一目了然;新疆的维吾尔族和汉族的比例也是很有趣的,汉族人在新疆的大城市中,占据着大多数。

  “浙江人爱造假,是人精,把你骗了你还得帮着数钱。”排行第十最不被妖魔化的浙江与排行第一的河南遥遥相望。

  在中国哪个省份最有可能被妖魔化的讨论之外,如何避免被妖魔化也成为热门。对此,学者周兴旺想到的是:“要自尊自爱,不要自毁长城。因为谣言说不垮我们,最可怕的倒是自我消解。”网友小李飞刀认为,省份妖魔化问题与环境因素密切相关。贫穷不是个人的罪过,而是群体的“原罪”。专栏作家胡丽娘表示,一个地区的名字,往往表示着这个地区的政府,地区名字后面缀上一个人字,才能表示当地的老百姓。例如陕西镇坪,表示的是镇坪的县政府;镇坪人,指的才是镇坪的老百姓。我们不应该将镇坪等同于镇坪人,当然也不能将陕西等同于陕西人。网友天海蓝蓝则指出,“妖魔化”这个称谓本身是不合理的,这个语词的滥用也是一种妖魔化。(俞思)

http://aksesoriskorea.com/tianmenshi/160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